Sunday, March 5, 2017

投诉信

我的老天爷。

我最亲爱的老天爷。

我的老天爷。


你到底想要我变成一个怎样的人啊?

你到底在写些什么剧本啊?

可以给一些提示吗?

难道你看不出我很认真很认真的生活吗?

难道这是给我的测验吗?

就不能对我好一些,让我及格吗?

我到底要跨过多少次才能幸福快乐永远呢?


在我以为我们永远不会见了,他幸福快乐就好了。

为什么把它推到我面前呢?

一个不能不认出对方的场面,你说我该如何面对呢?


微笑说了很久,聊了很久很久。


可是我现在的崩溃,谁来负责啊?

我可以不要变成那个更好的人吗?

我可以不要坚强吗?

我可以有个肩膀吗?


为什么每次在我欣然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,不一样了,你却又把一些尘埃落定的事情搬出来重提。


如果这是我的考验,是要让我变成更好的人的考验。

那至少,给我看一些前方美丽风景好不好?


现在被撒满地的回忆、眼泪,谁来收拾啊?


我的老天爷。。。😑


Saturday, March 4, 2017

那个人

你都没设定自己喜欢什么的人

你的喜欢太抽象了


嗯,朋友老是说我不确定自己要的是什么。所以老是找不到个伴。


很久前,我的答案都是,我想找个肩膀,可以让我依靠的人。

结果,在我还未遇见那个人时。

我的肩膀却一天一天的变更强大了,都能护着自己了。


那天好朋友离开后,我认真想了这个问题。

我好像有了答案了。


我希望那个人是:

一个我点红酒小酌,他点果汁;我们却能愉快的共度两个人美好的时光的人。

一个能在我狂欢喝酒后等我回家,他又能独立地为自己的快乐负责的人。

一个能一起逛艺术馆、博物馆。可以并肩行,也能各自在里面寻找自己想看的,然后分享各自的喜悦的人。

一个我们能并肩坐着,他在看他喜欢的新闻,我在狂刷我的音乐歌单;我们却因为能抽出时间待在对方身边而感到幸福的人。


嗯。

我发现,我想遇见的是一个我们都能独立生活,不互相依赖,而且还很喜欢和对方那样一起生活的那个人。


这,还抽象吗?


#偶尔让我梦一会儿也好对吧

Thursday, December 29, 2016

梦。你

原来梦见你,是我内心深处发出寂寞的讯息。


梦里的我们很好,相处的很好。

嗯,我是多么希望那是真的,也多么希望你就在我身旁。

当然也不想起床,想要继续待在有你在的地方。


梦醒了,你还是不在,第一件事:

发了个讯息给你,简单的祝你圣诞快乐,附上一张自己在圣诞节当晚遇见的北极光。

你,有察觉我又想了你吗?

还是,你只是假装不知道。


晓得北极光是个天然现象,但昨晚还是许了个愿-老天爷,帮我问找个伴好不好?

如果那个人是你,那该多好。真的很好。


梦醒了,一个人的旅程、生活,还是得继续的。



*我在梦里清楚见到你的样子,乐透了我*

Thursday, November 3, 2016

回家

第一次从伦敦飞去其他国家;
第一次飞了1.5 小时,我没回到自己的家(我说的是吉隆坡,新加坡飞吉隆坡只需要1小时);
第一次把伦敦当成家,一个无论我往哪儿飞,都得回的一个地方。

嗯,这是继新加坡后。
我的第三个家。

心情。说不上兴奋,也称不上感伤。
只是淡淡的,不习惯吗?
还在揣摩着,这到底是什么心情。
嗯,我还没把自己的情绪摸清。

到了个新的家。
有好多好多好多好多好多事情要学习啊。
学习如何面对人群,
学习如何生活-特别是四季,
学习如何与很多很多新认识的称不上朋友的一堆人沟通,
还有学习如何放松地去面对一切一切。

有好多好多好多像是该懂,自己却又搞不懂的事情。

啊。
其实生命不就这样吗?
努力的学会了,然后努力的学会忘记。
一堆一堆的。

第一次飞回伦敦,在机上睡不着,写的。

Saturday, September 3, 2016

有你。倫敦續

多餘的寂寞該如何是好呢。

730天的我們,我以為會離對方很遠很遠。
我們的我們,我以為自己會忘記了很多,畢竟你不在後,我也遇見了很多人,也偷偷喜歡了某些人。

那年你飛了,我以為我們不會再那麼要好。

這幾天就待在你身邊好好的,從你在路旁接我的那一刻我就覺得幸福了。
雖然,我抵達機場後,你就不停的在念我,說我怎麼那麼遲啦,催我快點的。

你幫我拿行李的那一刻,我就覺得還好我第一個就見到的是你。

我其實沒想過自己可以那麼的自然,可能是很早很早的以前就知道你不喜歡我,還是什麼的。我其實真的意想不到,自己可以那麼自然的待在你身邊。

沒化妝、穿睡衣、刷牙、起床、沖涼後、睡覺前、賴床、甚至是撒嬌。

嗯,我們不是情侶。

我以為我會忘記你的很多。
但在你身旁,陪著你逛超市的那一刻,那種很熟悉的感覺回來了。
原來在我內心地處,我沒有忘記你存在過的每一天。

我們兩好像是認識了很久很久,沒分開過的兩個人那樣。

謝謝你,我擁有了那短暫的幸福。

這一篇,是我第一次在倫敦一個人看音樂劇時,想你而寫的。